新闻频道 国际 国内 社会
首页 > 国际 > 正文

疫情预防体系如何提早建立,一场被忽视的模拟推演

2020/3/12 20:16:39  来源:全球风口 公众号  作者:王煜全 0

如今,本来在中国率先引发传播的新冠状病毒肺炎,现在正在全球扩散。根据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37371例。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

其实,早在去年,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对病毒肆虐全球进行了模拟。这次模拟演练是很有意义的,它召集专家们探讨美国和世界应对重大疫情的应对方法,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有价值的启示。

需要注意的是,那次模拟在当时是内部进行的,直到2020年3月9日才在CSIS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官网上公开。项目的负责人是风险与未来预测主管、国际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塞缪尔•布兰南(Samuel Brannen)。2019年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智库热点新闻追踪·045期》就发布过布兰南的“2019年世界需要关注的五大风险”。

2020年3月9日,CSIS官网首次公开的模拟演练信息

这次模拟进行分析的方法,叫做“情景推演”。类似于一场成人的模拟游戏,假想未来可能发生的各种情景。在推演过程中,邀请各个领域的专家、政府部门高官,进行长达4~7个小时的大讨论。

这次推演中,CSIS邀请了20名不同领域的专家,包括生物科学、国家安全、经济学、社会学等领域,还有美国政府的现任高官。

模拟的未来情景是一种新型的高传染性冠状病毒,在各种情景的压力下,比如资源短缺、国际关系恶化、经济下跌等等,这些各个领域的专家们共同讨论应对策略,面对各种情况进行抉择。

推演开始后,主持人不断给虚拟场景中的资源、国家体制和国际关系施压,比如缩减医疗资源,恶化国家之间的关系,让这些专家们陷入困境,一次又一次面临艰难的决策。在推演结束后,最终得出这次模拟场景的全球死亡人数、幸存人数、防治成效。根据这次推演的经验和结论,专家们会针对目前世界上存在的问题,做一些经验总结,来帮助人们避免或者应对未来的流行病风险。

情景推演,不断施压

在CSIS的推演中,病毒的源头是来自德国的生物实验室。模拟的病毒致死率跟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很接近。CSIS假设的病毒致死率是3.125%。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这次真实世界的冠状病毒致死率约为3.4%。

在传染性上,模拟的病毒跟真实的病毒也十分相似,爆发之后在全世界迅速传播。在假设情景中,1号病人在德国的柏林泰格尔机场逗留,然后前往纽约的约翰·肯尼迪国际机场,途径几个目的地后,病毒开始迅速传播。三个月后,病毒在欧洲,北美,东北亚和中东蔓延。

跟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一样,在国家正式采取措施的时候,病毒已经开始蔓延了。在假设情境中,政府首先采取短期措施来试图减缓病毒的扩散,比如旅行禁令和边境禁运。但是这些措施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在大规模采取措施之前,病毒已经非常难以控制了。

推演情景中的经济活动大大放缓。政府的旅行禁令还导致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比如国际关系恶化,贸易往来中断。推演情景中,还假设美国用财政刺激,希望能够稳定市场,刺激经济增长。这个当初的假设在今天已经成为了现实:3月3日,美联储宣布降息0.5个百分点。在未来特朗普还有可能给美联储继续施压。

就跟今天正在发生的一样,推演情景中,各国政府、生物研究所和药物制造商都在竞相开发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法和疫苗。但是,由于研究和临床试验的时间很长,需要花费一年多的时间来开发真正有效的疗法或疫苗。这一点跟美国卫生官员预测的冠状病毒疫苗开发时间相符合。

关于这次推演的最终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能从中看出,虚拟的情景推演的确是暴露了不少现实问题。

就拿美国政府来说,专家们认为,美国的国家领导人没有将健康作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来重视。国会很少举行有关该主题的听证会,尤其值得批评的是国防委员会。特朗普上任后,一直在削减卫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布置,2018年白宫取消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专门职位,共减少了约150亿美元的卫生支出。

回顾那次已经成为了现实的“推演”,CSIS的专家们进行了总结,并给出了建议:

- 早期的预防措施至关重要,尤其是全球卫生医疗的投入。这方面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进展,比如在2014-2016年埃博拉危机之后,美国各部门、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包括拨款给CDC“传染病快速反应储备基金”5000万美元。但是专家们认为这不过只是个开始,未来需要做的还远远不够。

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由于预防工作不足暴露出了不少问题。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估计,仅口罩缺口就高达2.7亿个。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史蒂夫·哈恩警告称,美国医疗物资或将“严重短缺”,有约20种药物或其原材料只能从中国获得。

- 信息透明化,让民众了解可信赖的可靠消息源。现在有很多伪科学、假科学的传播,给疫情的控制带来了不良影响。对虚假信息的源头控制,对于建立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是极其重要的。

除此之外政府的信息也应该透明。就拿这次新冠病毒来说,美国媒体披露,研究人员检查华盛顿州两个感染病例的基因组后发现,病毒可能在该州已传播了数周,至少感染1500人。但全美负责防疫事务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却要求“口径一致”,理由是“防止白宫和专家传递混淆矛盾信息”,甚至连曾经为六位美国总统提供过保卫生安全方面建议的顶尖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西博士也被“禁言”。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最高助手内德·普莱斯公开批评说,“我们非常需要福西博士,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威或经验。让福西沉默就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让事实和科学沉默。”

- 国际之间的合作需要加强。在模拟的推演中,贸易局势紧张,国家之间的摩擦加剧,导致世界卫生组织无法正常开展工作,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尽管有世界卫生组织这样协调全球资源的机构,然而在这样的危机时期,各国之间的协作和配合并没有充分调动。尤其是在欧盟国家,各国在应对疫情时都是独自决定相应措施,与药品有关的出口限制导致的摩擦也不在少数。

因此专家呼吁,疫情的下一阶段的防治措施,需要世界各国全面公开信息,建立联合开放的机制,一起应对全球疫情的变化。毕竟全球化是我们不可逆转的时代主流。

- 私营企业对疫情控制所能发挥的巨大作用。在疗法和疫苗的研发中,掌握大多数创新技术的是私营企业。比如现在疫苗研发进展中,“政府-企业”模式的合作机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CSIS在Politico网站的一篇文章认为,这次在现实世界中爆发的新冠病毒,某种意义上来看有可能是幸运的: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先进的科学基础和成熟的治理体系,从而有效控制了这次疫情。但是,未来下一次疫情的爆发,很可能发生在另一个贫穷、治理体系薄弱且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薄弱的国家。如果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我们应该怎么应对呢?

新型病毒:Clade X

CSIS提到,他们并不是第一个用“情景推演”来探讨应对未来的机构。在2018年6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就进行了一场名为“Clade X”的情景推演。研究人员请来了现任和前任美国政府高官,模拟了一场全球性传染病爆发,同时在网上直播。他们希望利用这次模拟来展示美国高层部署指挥能力,并探讨美国和世界需要怎样做才能防止传染病大爆发对人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这场长达一天的测试虚拟了一个新型病毒:Clade X。病毒主要通过飞沫进行传播,没有已知的抗病毒药物或疫苗对其有效。因为没有人对这种新型病毒有免疫力,病毒在大城市里肆虐。当全球死亡人数上升到一亿时,医疗系统瘫痪,恐慌蔓延,股票市场崩溃,美国总统及多名国会议员病情危重。

在模拟中,政府官员们面临着艰难地抉择:
- 是否应该禁止所有来自德国和委内瑞拉的旅客入境?
- 怎样面对民众的压力?
- 美国在增援人员已经大量派往中东的时候,是否应该像约旦增援?
- 如果我们开发出了疫苗,谁应该拿到第一批产品?政府官员,孩子,或是怀孕的女性?或是一个随机的摇号系统?

要回答这些问题格外艰难。虽然这些政府官员自身都有数十年在健康安全、国家政策和法规方面的经验,他们仍然感觉力不从心。当一天的模拟结束,因为没有在模拟的20个月中研发出新的疫苗,全球死亡人数高达一亿五千万人。

情景推演所带来的价值是很有启发意义的。它能够展示美国高层部署指挥能力,社会面对突发大规模传染病的应变能力,并探讨美国和世界未来应该怎样做,才能防止传染病大爆发对人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推演结束后的分析报告会提供给美国政府、国会议员、企业高层和其它关键部门,给出如何在危机发生之前进行应对的建议。

在这次推演结束后,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总结了几点关键对策。

1. 疫苗和药物的研发和生产周期应当从几年缩短至几个月。现在我们还不具备这种能力,但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创新科技带来的曙光。自我扩增型(self-amplifying) mRNA疫苗和重组杆状病毒(baculovirus recombinant) 疫苗可能可以帮助缩短研发周期。合成生物学和3D打印也有望加快制造速度。

2.建立可靠的全球健康安全系统。现有的全球健康安全系统是围绕2005年WHO的国际卫生条例展开的。但是,条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在当前并没有被充分意识到,国际间的合作也还没有逐步成型。

3. 国家公共卫生系统需要足够强大,来面对大爆发造成的挑战。公共卫生系统不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更需要一笔特定的资金用来为传染病爆发作准备,用于建立监测和疾病检测系统、快速建模、有效的风险传播、以及强大的实验室系统。

4. 需要建立全国性的危机应对计划。一场传染病大爆发并不仅仅是某个部门的责任。合作至关重要,从公共卫生系统,到医疗机构,到紧急救助,再到非政府组织、政府官员、执法部门、以及全国民众。在疫情爆发的复杂情况下,往往无法通过临时的死板命令作出最有利的决策;在疫情发生前就联系各部门做好详细的部署,以便在疫情爆发时各司其职才是最重要的。

5. 监管可能带来疫情风险的科研项目。新的传染病可能来自于原始森林深处,也可能来自于实验室里人们的双手。对于实验室中的危机,只有做到早预防、早审查,才能防止它们泄漏后造成大量伤害。

6. 对传染病突发事件的预防、检测和反应应该上升到国家安全级别。也应当把健康、医学、生命科学的专家带到政策制定和危机应对的过程中来。

除了用“情景推演”来模拟病毒,CSIS还模拟了另外两个未来情景:第一个是中国采用人工智能来强化军事力量;第二个是针对美国的大型国家网络攻击和大规模虚假信息宣传活动。

由于这两次情景模拟并未对外公开,所以我们尚不清楚这两次推演的结果是什么。但不能否认,面对未来可能的情况,及时作出预测并且采取行动,是应对未来突发情况的强大工具。我们要掌握正确的预测未来方法,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为未来做好准备。

相关:冠状病毒 肺炎 病毒
[责任编辑:admin]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