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国际 国内 社会
首页 > 国际 > 正文

如果中美脱钩,制造业回流美国,这个世界将会如何进行?

2020/4/23 16:26:50  来源:全球风口 公众号  作者:王煜全 0

疫情当下,美国和日本力推对华经济脱钩,关于中国与全球经济“脱钩”的话题,一时间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4月10日,日本政府宣布,将支付22亿美元,支持日资企业迁出中国。其中,有20亿美元给企业回到日本的贷款,另外2亿给支持企业去东南亚国家。


timg.jpg


同一天,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建议,如果美国政府的条件允许的话,他希望给予从中国迁回去的美国企业相当大的搬迁优惠力度。虽然并不是网上谣言流传的“100%的直接报销”,但毕竟也表明了这一派反全球化的真实态度。


在这次疫情来临之前,美国就开始对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进行打压。从2018年的中兴事件、2019年的华为事件,后来愈演愈烈的贸易战,都引发了人们对中国经济脱钩的担忧。


当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时候,美国加快了对全球产业链里中国高科技企业和高端制造业的打击力度。在美国有所谓的“专家”说:我们这样的发达国家竟然因为缺乏口罩和呼吸机等医疗产业而受制于人,美国政府要加快制造业回归美国。


而这“脱钩”似乎正在发生。有媒体报道,在中国经营生产设施多年的美国和外国企业开始将生产设施转移到其他地方,如东南亚、南亚、拉丁美洲,或者返回本国。已建成的中国供应链为此受到了影响,并被重新调整。


在国家关系之间,也有让我们听了寒心的反全球化的声音。中国虽然在对全世界进行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等医疗设施援助,但是一些闹剧式的消息扑向中国:3月17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官员Larry Klayman要求中国政府为冠状病毒带来的损失赔偿20万亿美元;4月6日,英国某外交智库向中国政府追讨3,510亿英镑的赔偿金;澳大利亚参议员Alex Antic要求赔偿金赔偿金约为5088亿美元。


在全球抗击疫情的时候,美国会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HASC)资深成员、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马克.索恩贝利提议:设立旨在对抗中国崛起的60亿美元专项基金,包括增加美军存在和联合部队战斗力、训练军队与演习等等。这些都对国家之间的协作关系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这些弥漫在全球的真实情绪,似乎在不断对现有的全球化协作关系造成负面冲击。


施展老师做过一个沙盘推演:如果西方重建生产体系了,会有怎样的后果?推演的结果就是,西方世界形成了独立于中国的一套平行的生产体系,西方的技术创新能力还是远远强于中国。到了十几、二十年后,西方完成了技术迭代,进入到下一代技术,而中国的技术迭代能力跟不上,中国经济最终也就走不下去了。


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脱钩”似乎正在发生,我们不禁要问,中高端的制造业真的将会回流美日吗?低端制造业真的会转移到东南亚和南亚吗?中国会因此陷入大萧条吗?

全球科技投资人王煜全认为,全球中高端的制造业回流美日,非常不现实,如果西方国家不惜代价迁回去,只会两败俱伤。


第一个原因,关于今天的时代特点:全球化协作。

王煜全在讲座里提到了“创造经济”的概念。不仅仅是以前人们说的“创意经济”,因为不光要创,而且要造。


今天的科技产业,一定是由硬科技创新引领,复杂度大大增加。不仅仅是一个好的想法就能轻松实现的了。我们在《博士创业的艰辛之路,上交大博士亲述,获4万高赞》这篇文章里分享了一个故事,一位博士完成了一项科研成果,如果只是为了做科研,那么发表完论文故事就结束了。但是要真正把成果实现,他要在汽车公司的研发部门经过三四年的磨练,然后自己出来创业搭建团队,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所以,今天的创造成本大大超过以前。不是靠灵光一闪的想法,而是需要有大量投入的。复杂度提升后需要什么?那就是协作。


这个协作的时代,王煜全称之为“集体智慧的时代”。世界经济正在形成基于创造产业的各个环节的长板协作。就拿苹果上周新出的iphone SE来说,研发在苹果总部,芯片代工在中国台湾,屏幕生产在韩国,部分散热元件在日本,摄像镜头在深圳,声学器件在山东,最后在富士康完成组装。


过去,我们经常认为创新是内部的事情,建设一个产业园,以为创新在一个区域内就可以发生。但实际上,越是前沿科技,越不可能在一个区域,甚至无法在一个国家内完成创新产品的转化。


对一个企业、一个产业或者一个经济体来说,要想提升自己的创新效率,仅仅依靠本地或本国的资源已经远远不够了,任何国家都不能保证全球最优的资源都在本国。未来的创新,创新协作的程度会更深,更加全球化。 


当全球的协作进入到这种深度的时候,你用小区域的协作去替代全球的协作,你的效率必然更低、你的成本必然更高,是没有竞争力的。 

所以,最聪明的做法是什么?生态越来越复杂,最聪明的做法是做生态的领导者,而不是把生态的所有部分都收回来自己做。


世界经济正在形成基于创造产业的各个环节的比较优势和长板协作,且不说产业集群是没法搬走的,就算能搬走,不利用中国的比较优势,而是自己去捡已经放弃了的制造业,不光愚蠢,而且不可行。


第二个原因,关于中国优势。

制造先进科技产品的背后,蕴含着大量的技术。这在过去被认为只是一个小技能,没有将它上升到科技实力这个层面。但实际上,制造先进科技产品这个能力的门槛很高,其他国家短时间内学不会。


创造经济的实现,需要专业的人来做。王煜全在《中国优势》里提了科技制造家的概念。中国在过去40年里积累了大量经验,在这一轮的创新浪潮中成功锻炼出了一批优秀的、能够支持创新开放制造的企业家和专家。全世界应该意识到他们的独特价值和贡献,这样创新才能做得更好。


因为中国的科技制造家群体,形成了全球最先进的、支持科技的制造。像深圳这样制造协作生态,对世界而言都是更超前更领先的,很有可能未来我们会把这套协作原则、这套商业规则传播到全世界去。


最先进的、支持科技的制造在中国,深圳是典型(我将来还会细讲为什么这样的生态最先出现在深圳),他们引回去的也只能是没价值的低端制造。


最后是关于信用。

前段时间,很多媒体报道,中国制造的KN95口罩,被美国检测出低劣产品过多,质量不合格,被美国FDA整体移出了口罩供应商。

 

协作的基础是互信、是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这一点现在受损严重,急需恢复,现在疫情之后的恢复生产,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重建中国信用的关键时期。

如何恢复信任呢?我们提供三点建议:


第一,从产业链角度,要思考自己的供应链,如何直接深入到欧美的最前端,去和他的开发者对接,帮他解决生产问题,而不是呆在深圳等着别人上门。 

第二,从应用角度,应该去和欧美的用户有数据的平台去对接,去形成深度的开发协作。


第三,建立全球化的信用,熟悉全球化的规则。中国的企业家应该走出去和全球的企业家形成一个深度协作的社群。王煜全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就是建立全球科技企业家的深度协作社群,于是打造了“科技特训营特别版”——长期持续互动的线上书院,来培养能够融入全球创新生态的企业家。


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互信,互相可以形成深度协作,融入全球经济,那么在未来,我们给世界的印象就会是“全球制造,中国最牛”。这才是全球创新生态的新形势。


总结,中国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如果互信长期不存在,没有疫情人家也要自己解决制造问题,而且愿意不惜代价解决的话,会两败俱伤;如果互信能够建立,善于创造的人做创造、善于制造的人做制造才是最优结构,才是推动社会进步,才是多赢。


相关:制造业 美国 中美脱钩
[责任编辑:admin]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